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江西贛縣區人民法院不忘初心 重整行裝再出發
2019-06-20 12:25:28 來源:作者: 瀏覽:29 評論:0
  
    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堅定決心和鮮明態度,釋放了正本清源、提振信心的信號,給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吃下政策“定心丸”,為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民營企業發展提供了基本遵循。  

    要依法加大對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司法保護力度。對于侵害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權益行為,我們應當依法堅決予以制裁。對于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經營行為,我們應當堅決依法予以保護。  

    對于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小企業和大企業,我們要一視同仁,平等保護。絕不能單純以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維護公共利益等為由,置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正當訴求于不顧,損害其合法權益。  

    要注重對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實體權利和程序權利、合法權利和正當利益、物權債權和知識產權等各類權益的全面保護。防止少數人抓住民營企業的一些輕微違法行為而置人于死地,對民營企業和企業家敲詐勒索。警惕少數人通過虛假訴訟、惡意訴訟坑害民營企業和企業家。
    非公有制企業及投資人懇請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葛曉燕認真履職盡責督促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堅持實事求是、有錯必糾,以對法律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依法依規研究解決該院(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案件審判執行過程中無論是實體上還是程序上存在的過錯而造成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資人的財產嚴重損失和信譽、名譽嚴重受損的歷史遺留問題

   已經注銷主體資格的郭森林怎么可能提交執行申請?????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全國優秀法院”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于2018年5月9日受理案外人盜用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戶口至今長達四年之久名為“郭森林”提交的解除查封申請 以案謀私于5月14日作出解除查封土地房屋事項的“法向不法讓步”執行行為

    令人嘆為觀止!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戶口長達四年之久、原虛假登記住所地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梅林鎮光彩大道14號9棟202房的“郭森林”啥時候復活了!

    經律師查證,“郭森林”戶口、居民身份證系隱瞞事實真相、編造虛假事實、提供虛假證明材料、冒用他人身份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根據《江西省常住戶口登記管理規定(試行)》第六十條:公安機關發現公民屬其他非法登記戶口的,戶口所在地縣級公安機關治安(戶政)管理部門應當組織調查核實,并按規定注銷非法或者錯誤登記的戶口之規定,上級公安機關發現冒用他人身份“郭森林”非法登記的戶口是偽造、變造的指示贛州市贛縣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注銷“郭森林”非法登記的戶口、居民身份證。2014年3月26日,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被注銷。

    

    

    為便于政法機關、律師法學界朋友、熱心正義網友了解真相,用歷史檔案還原歷史真相,茲歸納以下基本事實。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一:執行局執行員丁彥宏以案謀私受理案外人盜用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注銷戶口、身份證名為“郭森林”提交的《解除查封申請書》于2019年5月14日作出解除查封土地房屋事項的《協助執行通知書》

    據贛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贛縣區分中心證實:2019年5月14日,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丁彥宏向該中心送達(2013)贛執字第237號《協助執行通知書》,該協助執行通知載明“本院依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贛縣區人民法院在2012年12月27日作出的(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被執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本院于2015年4月10日查封被執行人所有的土地及房產,于2018年3月26日繼續查封被執行人所有的土地及房產,于2018年3月26日繼續查封該土地及房產。2019年5月9日,申請人郭森林提出對上述土地及房產解除查封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之規定,請協助執行以下事項:”一、解除對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土地使用證號為:贛房土字(2002)第045號)的查封。二、解除對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房屋(房產證號為: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的查封。“附本院(2013)贛法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

    國家機關在適用法律上對公民一律平等,任何公民的正當和合法權益,都平等地予以保護。依據法律規定,公民個人申請執行的,應當提供核對無異的本人身份證復印件;無身份證的應提交戶口簿或公安機關出具的身份證明材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2008年)相關規定,申請執行人不僅指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還包括權利承受人。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申請執行的,應當提交繼承或承受權利的證明文件。本案中,申請執行人“郭森林“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戶口、居民身份證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但在郭森林注銷主體資格后,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案外人以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盜用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注銷主體資格名為“郭森林”向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提交《解除查封申請書》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在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在沒有依法核對當事人郭森林是否是適格的申請人、沒有核查郭森林本人的身份證、未核查郭森林本人的戶口簿或公安機關出具的身份證明材料的必要前提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丁彥宏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受理案外人以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盜用名為“郭森林”提出的對土地房產解除查封申請并于2019年5月14日向贛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贛縣區分中心制作、送達(2013)贛執字第237號《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執行行為涉嫌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且該裁定書存在多處明顯低級錯誤,反映出承辦人丁彥宏工作作風不嚴謹、工作態度不扎實、職業能力有欠缺。該裁定書未依法送達至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二: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以案謀私受理案外人盜用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注銷戶口、身份證名為“郭森林”提交的《繼續查封申請書》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查封土地房屋事項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

    據贛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贛縣區分中心證實:2018年3月26日,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向該中心送達(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該執行裁定載明“申請人郭森林,男,1969年8月16日生,漢族,住贛縣梅林鎮光彩大道14號9棟202房,身份證號:362131196908162036。……本院于2015年4月10日已經查封涉案房產,現申請人郭森林申請繼續查封,本院認為申請人的申請符合有關法律規定,裁定如下:…..審判員劉君琦”;該協助執行通知請贛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贛縣區分中心協助執行下列項目:”一、繼續查封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土地使用證號為:贛房土字(2002)第045號)。二、繼續查封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房屋(房產證號為: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三、查封期限自查封之日起三年,查封期間,未經法院許可,不得擅自處分。“本案申請執行人“郭森林“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戶口、居民身份證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但在郭森林注銷主體資格后,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案外人以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盜用已經在2014年3月26日注銷主體資格名為“郭森林”向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提交《解除查封申請書》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在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在沒有依法核對當事人郭森林是否是適格的申請人、沒有核查郭森林本人的身份證、未核查郭森林本人的戶口簿或公安機關出具的身份證明材料的必要前提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受理案外人以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盜用名為“郭森林”提交的《繼續查封申請書》于2018年3月26日向贛州市不動產登記中心贛縣區分中心制作、送達查封土地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執行行為涉嫌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且該裁定書未依法送達至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剝奪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申請執行異議的權利。劉君琦執法犯法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造成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資人的財產嚴重損失和信譽、名譽嚴重受損,情節特別嚴重。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三: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以案謀私在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且明知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下達(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依法應當依申請作出中止執行的裁定,卻利用職務之便謀求私利、執法犯法,故意侵犯民營企業及投資人的人身權、財產權,不但不依法作出中止執行或撤銷執行案件裁定,反而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

    據原贛縣房地產管理局工作人員證實:2015年4月15日,江西省贛州市贛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賴遠明、金平向該局送達(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該執行裁定載明“申請人郭森林,男,1969年8月16日生,漢族,住贛縣梅林鎮光彩大道14號9棟202房。……本院依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贛縣區人民法院在2012年12月27日作出的(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被執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本院查明,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有土地和房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的規定,裁定如下:一、查封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土地使用證號為:贛房土字(2002)第045號)。二、查封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房屋(房產證號為: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三、查封期限為三年。”該協助執行通知載明“一、查封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房屋(房產證號為: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二、查封期限為三年。”

    根據《民事訴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的規定,作為一方當事人的公民死亡,需要等待繼承人繼承權利或者承擔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中止執行。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申請執行的,應當提交繼承或承受權利的證明文件。因此,債權人去世后可以由其繼承人向法院申請執行,但需提交繼承的證明文件。具體到本案,在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應當依據上述法律規定作出中止執行裁定或者終結執行裁定。然而,在沒有依法核對當事人郭森林是否是適格的申請人、沒有核查郭森林本人的身份證、未核查郭森林本人的戶口簿或公安機關出具的身份證明材料的必要前提下,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自2014年3月26日起注銷主體資格名為“郭森林”根本不存在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不但不依法作出中止執行或者撤銷執行案件裁定,反而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為謀取一己私利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執行行為涉嫌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且該裁定書存在多處明顯低級錯誤,反映出承辦人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工作作風不嚴謹、工作態度不扎實、職業能力有欠缺。該裁定書未依法送達至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剝奪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申請執行異議的權利。崔曉明執法犯法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造成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資人的財產嚴重損失和信譽、名譽嚴重受損,情節特別嚴重。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四:立案庭肖娟、王炎榮、羅中美組成的再審案件合議庭嚴重不負責任在明知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郭森林戶口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根本不存在郭森林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情況下,不但不依法作出撤銷民事案件裁定,反而自2014年7月5日作出(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至今長達五年時間逾期未作出再審案件審查結論。

    2012年12月27日,無管轄權的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江口法庭未依法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送達開庭傳票缺席判決、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審理違反法定程序的情況下作出(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該民事判決違反法律規定于2013年3月9日公告送達后,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提交協議書簽名筆跡司法鑒定的江西神州司法鑒定中心江西SZ司鑒中心【2013】文鑒字第1094號《文檢鑒定意見書》等證據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再審申請,該院于2013年7月4日指令一審法院審查,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下達(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組成審判長肖娟、審判員王炎榮、代理審判員羅中美的合議庭進行再審審查,2014年9月23日,贛州市寧都縣黃石鎮山梓村赤沙小組人郭衛生向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遞交落款說明人:郭衛生、郭森林的《情況說明》,該情況說明中載明郭森林的戶口、居民身份證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郭衛生要求參加再審答辯。

    據證實:郭衛生,1966年11月13日出生,身份證號碼:362131196611132012,初中文化,農業戶口,自始至終在寧都縣黃石鎮山梓村赤沙小組登記為常住人口,從未遷出寧都縣黃石派出所,沒有領取過遷移證件、注銷戶口,戶口登記的內容從未變更,既沒有變更姓名、學歷、出生日期,也沒有變更年齡、身份證號碼、曾用名、農業戶口。據寧都縣公安機關證實:1995年10月郭衛生因涉嫌強奸13歲幼女郭*蓮(初中二年級學生,寧都縣黃石鎮黃石村土圍小組人)被寧都縣公安局拘留并關押寧都縣看守所1個多月,之后潛逃至廣東省廣州市。按照戶口登記法規,郭衛生屬不予辦理姓名、年齡、曾用名、身份證號碼等變更登記情形。激起廣大群眾憤慨的是,強奸犯郭衛生被包庇未予追究強奸幼女罪,受害者郭*蓮反而被判刑坐班房。據證實:1995年3月10日,郭*蓮在黃石街上遇到郭衛生,郭衛生嘲笑、羞辱她說“你們告我也告不到什么,你們奈何不了我!”因遭受郭衛生的恐嚇、威脅、多次強奸,郭*蓮有冤無處伸,失去理智,用手指甲剪弄傷郭衛生兒子郭煒的上眼皮,后被判刑六個月并賠付醫療費。寧都縣法院(1995)年寧刑初字第48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載明:原告郭煒,男,1990年3月23日生,法定代表人崔連秀(女,1966年8月21日生)到庭,經審查查明:1995年3月10日上午,被告人郭*蓮在黃石小學至黃石街公路地段,發現曾多次奸污過自己的郭衛生之子郭煒從黃石小學那過來往家里去,想起自己被奸污又告不倒郭衛生還受其嘲笑之事,便起意報復..判決被告人郭*蓮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賠償郭煒醫療費、營養費851.96元。

    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的“郭森林”,1969年8月16日出生、身份證號碼:362131196908162036,高中文化、城鎮戶口,住址梅林鎮光彩大道14號9棟202房。“郭森林”與郭衛生的姓名、年齡、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碼、學歷、戶口性質完全不一致,既無證據證明郭衛生曾用名郭森林,也無證據證明郭森林曾用名郭衛生。故郭衛生自己簽名郭衛生、郭森林向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提交《情況說明》要求參加再審審查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三條規定,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規定,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規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可以作為民事訴訟的當事人。本案中,再審被申請人郭森林的戶口、居民身份證已經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基于郭森林的戶口、居民身份證系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所提起的訴訟屬于虛假訴訟,以及自2014年3月26日起注銷主體資格名為“郭森林”不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不可以作為民事訴訟的當事人且根本不存在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事實,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組成的再審案件合議庭依法應當作出撤銷(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的裁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2年修正)第一百九十八條規定,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發現確有錯誤的,有權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第二百零三條規定,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應當提交再審申請書等材料。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再審申請書之日起五日內將再審申請書副本發送對方當事人。對方當事人應當自收到再審申請書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內提交書面意見;不提交書面意見的,不影響人民法院審查。人民法院可以要求申請人和對方當事人補充有關材料,詢問有關事項。第二百零四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再審申請書之日起三個月內審查,符合本法規定的,裁定再審;不符合本法規定的,裁定駁回申請。有特殊情況需要延長的,由本院院長批準。本案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下達(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再審合議庭審查過程中以再審被申請人郭森林戶口、居民身份證已經注銷、郭森林喪失民事主體資格為由自收到再審申請書之日超過三個月審查期限拒絕作出裁定。之后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多次催促作出裁定無果。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2014年7月5日作出(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至今逾期五年時間未作出再審案件審查結論違反上述法律規定。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五: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人員賴建軍、林啟輝為謀求私利故意私自受理不在江口法庭管轄范圍的本民事案件,且在立案、審理、裁判等整個審判工作中存在違法行為。

    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贛州市贛縣區梅林鎮章貢村20號(原贛南黃酒廠),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人員賴建軍、林啟輝為謀求私利故意私自受理不在江口法庭管轄范圍的本民事案件,故意歧視民營企業及投資人,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剝奪了非公有制企業的舉證權、質證權、辯論權等合法權益,審判程序嚴重違法。

    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存在以下問題:(一)原告訴訟主體不適格;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三)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 (四)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五)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六)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

    (一)原告郭森林的居民身份證屬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所提起的訴訟屬于虛假訴訟。原告的起訴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119條規定的起訴條件,原告主體不適格,不享有訴權。郭森林身份證(住址:贛縣梅林鎮光彩大道14號9棟202房,身份證號碼:362131196908162036)系使用虛假材料于2006年騙領的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法》第十七條、第十八條規定,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和騙領的居民身份證,由公安機關予以收繳。偽造、變造居民身份證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2014年3月26日,郭森林戶口、身份證被公安機關依法注銷。由此可見,“郭森林”使用偽造、變造的郭森林居民身份證自始至終屬于違法行為,原告“郭森林”不具有訴訟主體資格。

    (二)(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2002年10月8日的協議書)是偽造的。該協議書第一條表述為“…包括5970多平方米的土地所有權,1800余平方米的房產”不合常理,任何人簽訂分割土地房屋協議均需明確土地證號、房產證號,足以證明原告“郭森林”對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贛國用(2002)字第1-051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和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毫不知情。該協議書落款時間2002年10月8日,期間并沒有追索,不合常理,直至時隔9年之后的2011年10月才起訴,已過訴訟時效。該協議書“郭森林”姓名是捏造、虛假的,2002年10月8日并無案中提及的“郭森林”此人,“郭森林”身份證系2006年偽造、變造的居民身份證。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公章一直由法定代表人持有和保管,該協議書加蓋的“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印章系“郭森林”偽造公章加蓋的。該協議中“乙方則應為甲方承擔十萬元的債務”純屬捏造。“乙方則應為甲方承擔十萬元的債務”中“則應為”是時間界定,是指協議簽訂之后必須給付十萬元方能履行“承擔十萬元的債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的規定,“郭森林”應承擔其舉證責任。2002年10月8日之后,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沒有收到過“郭森林”所提到的十萬元,也無證據證明假名“郭森林”承擔了關于哪方面的十萬元的債務。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與“郭森林”既無債權債務關系,也無其它經濟往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于2002年5月之前就已獲得贛縣酒廠轉讓的土地使用權。2002年7月該土地使用權及廠房、機械設備等評估價達160萬元,需分割三分之一,至少需50多萬元,“乙方則應為甲方承擔十萬元的債務”獲取三分之一絕對不合理,顯失公平,絕對不符合常理。該協議書將甲方捏造為贛州鑫森建材有限公司,根據贛縣工商局企業登記信息查詢查詢,并不存在贛州鑫森建材有限公司,該協議書顯然屬編造、偽造的。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本人絕對沒有簽過該協議,該協議法定代表人的簽名系偽造的。為讓事實說話,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委托工作人員向江西神州司法鑒定中心申請筆記鑒定,其鑒定結果為:協議書落款立協議人甲方簽字處留有的法定代表人簽名與多份樣本法定代表人簽名不是同一人筆跡。

    事實證明,該協議書系虛假的“郭森林”采取私刻公章,模仿筆跡偽造的協議書。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得知(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后,于2013年11月13日向贛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報案,控告假名“郭森林”涉嫌詐騙,經偵大隊進行了詢問,但以需要法院移交為由至今未立案偵查。

    (三)(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自始至終剝奪了當事人辯論權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84條規定,只有“受送達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無法送達的”才適用公告送達,該案審理過程中自始至終采取公告送達,程序違法。受送達人不存在下落不明情形。受送達人下落不明,是指受送達人無固定的住址,也無法查明其現在的住址,下落不明,使人民法院無法采用直接送達的方式向當事人送達訴訟文書。該案件立案審查、審判流程管理信息表載明:當事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贛州市贛縣梅林鎮章貢村20號、法定代表人經常居住地為贛州市儲運路41號604室。位于贛縣梅林鎮章貢村20號的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室一直有人值班,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所從未遷移,也沒有公安派出所、居委會等部門出具的下落不明證明,不符合下落不明情形,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人員與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家人沒有收到過來人來電通知送達的訴訟文書。不存在用其他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情形。用其他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該條件是對第一個條件的補充,是指當事人雖然不構成下落不明,但是采取了《民事訴訟法》第七章第二節規定的公告送達方式以外的其他方式(包括:直接送達、留置送達、郵寄送達等),最終無法向當事人送達法律文書。并未采取公告方式以外的任何其他送達方式,并不能證明用其他送達方式無法送達,在此情況下,就不符合該項條件規定的情形,即不能徑直采用公告送達的方式送達法律文書。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人員與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家人未收到直接送達、留置送達、郵寄送達的法律文書。該案在案卷中沒有記明公告送達原因和經過。公告送達必須在案卷中記明原因和經過。是指在采取公告送達方式以后,必須在卷宗中將采用公告送達的原因和經過記載明確,用于顯示符合適用公告送達條件及適用公告送達方式的經過。原審卷宗中,并沒有這方面的記載,說明未證實被告人下落不明,也沒有采取其他任何送達方式。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六: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以案謀私在明知第一輪執行措施2011年10月10日至2013年10月8日兩年查封期限屆滿,人民法院未辦理延期手續,查封的效力消滅的情況下,繼續查封未報請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同意,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

    2011年10月8日,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查封被申請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土地使用證號為:贛國土字(2002)第045號)。查封被申請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房屋(房產證號為: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但該裁定書未依法送達至被申請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剝奪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申請復議的權利。

    在明知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查封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房屋至2013年10月8日兩年查封期限屆滿,人民法院未辦理延期手續,查封的效力消滅的情況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且該裁定書未依法送達至被執行人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剝奪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申請執行異議的權利。崔曉明執法犯法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造成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資人的財產嚴重損失和信譽、名譽嚴重受損,情節特別嚴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法釋[2004]15號)第四條規定:“訴訟前、訴訟中及仲裁中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的,進入執行程序后,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并適用本規定第二十九條關于查封、扣押、凍結期限的規定。”第二十九條規定:“人民法院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及其他資金的期限不得超過六個月,查封、扣押動產的期限不得超過一年,查封不動產、凍結其他財產權的期限不得超過二年。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申請執行人申請延長期限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查封、扣押、凍結期限屆滿前辦理續行查封、扣押、凍結手續,續行期限不得超過前款規定期限的二分之一。”第三十條規定:“查封、扣押、凍結期限屆滿,人民法院未辦理延期手續的,查封、扣押、凍結的效力消滅。”本案中,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依財產保全申請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查封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房屋,賴建軍未依法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送達開庭傳票缺席判決、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審理違反法定程序的情況下于2012年12月27日作出(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該民事判決違反法律規定于2013年3月9日公告送達,進入執行程序后,訴訟前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的,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

    第一輪執行措施自2011年10月8日至2013年10月8日兩年查封期限屆滿,查封期限屆滿前,申請執行人并沒有提出延長查封土地房屋期限的申請,贛縣人民法院亦未在查封期限屆滿前辦理續行查封一年的手續,查封的效力消滅。在明知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查封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所有的土地房屋至2013年10月8日兩年查封期限屆滿,人民法院未辦理延期手續,查封的效力消滅的情況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于第一輪查封的效力消滅之后長達一年六個月的2015年4月10日作出查封房屋期限為三年的(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的執行行為涉嫌徇私枉法罪、民事枉法裁判罪。且造成非公有制企業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資人的財產嚴重損失和信譽、名譽嚴重受損,情節特別嚴重。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七: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以及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查封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全部土地面積5971.75平方米、房屋面積1826.95平方米,嚴重超過請求的范圍(土地房屋的三分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二條規定,保全限于請求的范圍,或者與本案有關的財物。所謂“限于請求的范圍”,是指被保全的財物的價額應當與權利請求的基本數額大致相等,不得超出權利請求的標的物的金額。本案請求的范圍贛州市贛縣區贛人民法院(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書確認的三份之一土地房屋,但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以及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查封了贛房土字(2002)第045號(實際為贛國用(2002)字第1-051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和贛房權證梅林字第11163號、第11164號、第11165號房產證,涉及全部土地面積5971.75平方米、房屋面積1826.95平方米,被查封的財產明顯超過請求的范圍,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的執行行為違反了上述法律規定。

    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自立旗幟、標新立異,搞獨立王國“法向不法讓步“之八: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有供執行的全部土地面積5971.75平方米、房屋面積1826.95平方米。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以及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均查封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土地房屋。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延長執行期限長達六年之久,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的執行行為違反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2年修正)第二百二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自收到申請執行書之日起超過六個月未執行的,申請執行人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上一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可以責令原人民法院在一定期限內執行,也可以決定由本院執行或者指令其他人民法院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案件若干期限的規定》第一條:“被執行人有財產可供執行的案件,一般應當在立案之日起6個月內執結;非訴執行案件一般應當在立案之日起3個月內執結。有特殊情況須延長執行期限的,應當報請本院院長或副院長批準。”本案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有供執行的財產土地面積5971.75平方米、房屋面積1826.95平方米,且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于2011年10月8日作出(2011)贛民保字第16號《民事裁定書》、執行局副局長崔曉明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以及執行局執行員劉君琦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3)贛執字第237號之三《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均查封了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全部土地面積5971.75平方米、房屋面積1826.95平方米。原贛縣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審判員賴建軍未依法向贛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送達開庭傳票缺席判決、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審理違反法定程序的情況下于2012年12月27日作出(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該民事判決違反法律規定于2013年3月9日公告送達期滿進入執行程序后,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在2013年6月自收到申請執行書之日起超過六個月未執結,未向上級法院人民法院報告,且延長執行期限自2013年6月至今長達六年之久,明顯超過執行期限。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執行行為違反了上述法律規定。

    綜上事實,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在審判執行過程中無論是實體上還是程序上都存在重大違法行為。贛州市贛縣區人民法院2014年7月5日對(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案件作出(2014)贛民申字第4號《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依法應當尊重郭森林的戶口、居民身份證系偽造、變造、非法登記的所提起的訴訟屬于虛假訴訟,以及自2014年3月26日起注銷主體資格名為“郭森林”不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不可以作為民事訴訟的當事人且根本不存在繼承人或權利承受人的事實,依法應當作出撤銷(2011)贛民二初字第307號民事判決或者駁回郭森林起訴的裁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是一種法治的精神。只要是法律賦予的權利受到非法侵害,無論是公民,還是企業,都應當享有依法維護自身權益的權利。作為政府部門,則應秉持依法行政的理念,在規范自身行為的同時,肩負起捍衛他們權利的責任和義務。如此,才是法治社會的常態。

    “不要說有了冤假錯案,我們現在糾錯會給我們帶來什么傷害和沖擊,而要看到我們已經給人家帶來了什么樣的傷害和影響,對我們整個的執法公信力帶來什么樣的傷害和影響。我們做糾錯的工作,就是亡羊補牢的工作。”

    面對冤假錯案,最高人民法院一向立場鮮明、態度堅決,堅持實事求是、有錯必糾,以對法律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對冤假錯案發現一起、查實一起、糾正一起。平反冤假錯案,要有錯必糾。不能為了政法單位的顏面,放著明明是處理不當的案子不管。司法為民,判錯了,我們就要改!

    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切實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更好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多元司法需求。為維護非公有制企業及投資人的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特請求相關司法機關依法履行憲法法律監督職責,依法糾正“冤假錯案“,依法糾正有關違法執行行為,切實維護廣大公民法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公平與正義!
文章上傳:qibosoft
文章糾錯:(9:00--17:30)糾錯交流 
轉載請注明來源:新聞首發網>> 江西贛縣區人民法院不忘初心 重整行裝再出發
本站聲明:
  本網未注明【新聞首發網訊】的作品,非本站原創,系由網友自助上傳或轉載、采編于其它媒體,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和看法,一切責任由發布者承擔,與本站無關!轉載本網作品應在法律準許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公平正義網”。違反本網規定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瀏覽發現文章有虛假、侵權、需糾錯的請在工作時間內點擊“文章糾錯”旁的在線客服溝通糾錯,其余時間沒有客服在線,糾錯請發郵件給客服,謝謝支持和理解!
本文標題:江西贛縣區人民法院不忘初心 重整行裝再出發
】【 打印 繁體】【投稿】 【 收藏】 【 推薦】【 舉報】【 評論】 【 關閉】 【 返回頂部
上一篇濮青松累計舉報在六灶灣村非法占.. 下一篇無法無天無人管的基層官吏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查询竞争度:香港六合彩开奖